防身用具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防身用具 >

圣贤亦何心哉?视天命之改与未改耳

时间:2019-01-24  浏览次数:116  编辑:admin

  (寡人,诸侯自称,言寡德之人也。河内河东皆魏地。凶,岁不熟也。移民以就食,移粟以给其老稚之不能移者。-------此为《四书集注》的注释,下同)

  (寡人,诸侯自称,意思是德行寡少之人。河内、河东都是魏国土地。凶,庄稼没有收成。迁移民众到有粮吃的地方去,调拨粮食给那些老弱不 能迁移的。------此为对《四书集注》注释的白话试译,下同)

  (好,去声。填,音田。填,鼓音也。兵以鼓进,以金退。直,犹但也。言此以譬邻国不恤其民,惠王能行小惠,然皆不能行王道以养其民,不可以此而笑彼也。杨氏曰:“移民移粟,荒政之所不废也。然不能行先王之道,而徒以是为尽心焉,则末矣。”)

  (填,擂鼓的声音。士兵听到敲鼓就前进,听到鸣金(敲铵〉就退回。直,意思是但、只。孟子举这个例子以比喻邻国不爱护自己的百姓,梁惠王能行些小恩小惠,但都不能行王道来养育他们的人民, 所以梁惠王不可以因此而笑话别国。杨氏说:“移民调粮,这是没有荒废救荒的措施。 然而不能实行先王之道,仅仅在这样的措施上尽心,是舍本求末)

  (胜,音升。数,音促。罟,音古。洿,音乌。农时,谓春耕夏耘秋收之时。凡有兴作,不违此时,至冬乃役之也。不可胜食,言多也。数,密也。罟,网也。洿,窊下之地,水所聚也。古者网罟必用四寸之目,鱼不满尺,市不得粥,人不得食。山林川泽,与民共之,而有厉禁。草木零落,然后斧斤入焉。此皆为治之初,法制未备,且因天地自然之利,而撙节爱养之事也。然饮食宫室所以养生,祭祀棺椁所以送死,皆民所急而不可无者。今皆有以资之,则人无所恨矣。王道以得民心为本,故以此为王道之始。)

  (农时,指春耕、夏锄、秋收之时。凡国家征调劳役,要避开这些时节,到冬天才役使百姓。不可胜食,意思是数量多。数,密集。罟,网。洿,下洼地,水聚集的地方。古代的鱼网必须用四寸的网眼。鱼长不到一尺,市场上不准出售,人们不准食用。山林川泽,政府与民众共同使用,但有严格的禁令。草木凋谢,然 后才可以持刀斧进人山林砍伐。这些都是在治国之初,法令制度尚未完备的情况下,暂且借助天地自然所有的资源,加以节制养护的措施。然而饮食、住房是为了生存,祭祀、棺椁是为了发送死者,都是百姓们迫切需要而不可缺乏的。现在都有了依靠,人们就没有什么遗憾了。王道以得民心为根本,所以把这些措施作为王道的开始。)

  (衣,去声。畜,敕六反。数,去声。王,去声。凡有天下者人称之曰王,则平声;据其身临天下而言曰王,则去声。后皆放此。五亩之宅,一夫所受,二亩半在田,二亩半在邑。田中不得有木,恐妨五谷,故于墙下植桑以供蚕事。五十始衰,非帛不暖,未五十者不得衣也。畜,养也。时,谓孕子之时,如孟春牺性毋用牝之类也。七十非肉不饱,未七十者不得食也。百亩之田,亦一夫所受。至此则经界正,井地均,无不受田之家矣。庠序,皆学名也。申,重也,丁宁反复之意。善事父母为孝,善事兄长为悌。颁,与斑同,老人头半白黑者也。负,任在背。戴,任在首。夫民衣食不足,则不暇治礼义;而饱暖无教,则又近于禽兽。故既富而教以孝悌,则人知爱亲敬长而代其劳,不使之负戴于道路矣。衣帛食肉但言七十,举重以见轻也。黎,黑也。黎民,黑发之人,犹秦言黔首也。少壮之人,虽不得衣帛食肉,然亦不至于饥寒也。此言尽法制品节之详,极财成辅相之道,以左右民,是王道之成也。)

  (凡是拥有天下的人, 称他为王。王,可做名词,为君王;可做动词,指实行统治。五亩之宅,是一个农夫所分配到的宅地。二亩半在野外田间,二亩半在邑中。在大田中不准种树,怕树木妨碍五谷的生长。 所以在院墙旁边种桑以供应养蚕。人从五十岁开始衰弱,不穿帛就不暖和,所以不到五十岁的人是不准穿帛的。畜,养的意思。时,指孕育子畜时期。比如孟春时节祭祀时不用母畜献祭之类。七十岁没有肉就吃不饱,所以不到七十岁是不准吃肉的。百亩之田,也是一个农夫所分配到的田地。按孟子所说的做法,就田界明确了, 井地平均,没有分配不到土地的人家了。庠、序,都是学校的名称。申, 重复,反复叮咛的意思。好好事奉父母叫孝,好好事奉兄长叫悌。颁,同 “斑”,老人头发半白叫斑白。负,背在背上;戴,顶在头上。人民衣食不 足,就没有余力讲究礼义;但吃饱、穿暖之后不进行教育,那就又和禽兽 差不多了。所以富足以后用孝悌的道理进行教育,就会人人知道亲爱父母、 尊敬长上并且代他们劳作,不让老年人还需要背着、扛着在道路上辛苦奔波。穿帛、 食肉只说到七十岁,孟子这是举出最重要的,其他小事都可以此类推。黎,黑色。黎民,黑头发的人,就像秦朝说的黔首。少壮的人,虽然不得穿帛、 吃肉,但是也不至于饥寒。这些话,详细陈述了各类法令制度,精辟地说明了王者应如何辅佐天地的正道,才能以此养育人民。通过这些措施,才能达成王道。)

  (莩,平表反。刺,七亦反。检,制也。莩,饿死人也。发,发仓廪以赈贷也。岁,谓岁之丰凶也。惠王不能制民之产,又使狗彘得以食人之食,则与先王制度品节之意异矣。至于民饥而死,犹不知发,则其所移特民间之粟而已。乃以民不加多,归罪于岁凶,是知刃之杀人,而不知操刃者之杀人也。不罪岁,则必能自反而益修其政。天下之民至焉,则不但多于邻国而已。程子曰:“孟子之论王道,不过如此,可谓实矣。”又曰:“孔子之时,周室虽微,天下犹知尊周之为义,故春秋以尊周为本。至孟子时,七国争雄,天下不复知有周,而生民之涂炭已极。当是时,诸侯能行王道,则可以王矣。此孟子所以劝齐梁之君也。盖王者,天下之义主也。圣贤亦何心哉?视天命之改与未改耳。”)

  (检,制止。莩,饿死人。发,打开仓库救济饥民。岁,指年成的丰歉。梁惠王不能够让人民都得到合理的财产,却又让 猪狗能够吃到人吃的食物,这就和上古先王各种制度的宗旨背道而行了。直到老百姓饥饿而死,还不懂得,他所谓打开粮仓进行救济,所调拨的仅仅是民间的粮食罢了。他还把人民数量的不见增多,归罪于年成不好,这就是只知刀杀了人,而不知是拿刀的杀了人;如果能不归罪于年岁的丰歉,就必然能够自己反省而更加努力地改进政治。那时天下的民众前来投奔,就不只是多于邻国而已了。 程子说:“孟子论述的王道,不过如此简单,可算切实的了 。”又说:“孔子那时, 周王室虽然衰微,诸侯们还知道尊奉周王室才是道义,所以《春秋》一书以尊周为根本。到孟子时代,七国争雄,天下就不再知道有周王室了,而百姓们的灾难也到了极点。当这个时候,诸侯中有能行王道的,就可以称王天下了。这是孟子之所以用王道去劝说齐国、魏国君主的原因。王者,是天 下有道义的君主。圣贤的心又能怎么样呢?只能看天命的改变与否罢 了 )

  梁惠王说:“我对于国家,自觉已经够尽心的了。境内河内这个地方发生灾荒,就把能迁走的百姓迁移到河东去,同时把粮食运到河内去赈济无法迁移的老弱儿童。河东发生灾荒,我也这么办。考察邻国的政务,没有哪个国君能像我这样为百姓操心的了。但是邻国的人口并不减少,而我们魏国的人口并不增多,这是什么缘故呢?”

  孟子回答道:“大王喜欢打仗,请让我拿打仗作比喻。咚咚地擂起战鼓,刀刃剑锋相碰,(就有士兵)丢盔弃甲,拖着兵器逃跑。有的逃了一百步停下来,有的逃了五十步便住了脚。(如果)凭着自己只逃了五十步就嘲笑那些逃了一百步的人,那怎么样?”

  惠王说:“不可以,只不过后面的逃不到一百步罢了,这同样是逃跑呀?”孟子说:“大王如果懂得这一点,就不要指望魏国的百姓会比邻国多了。不耽误百姓的农时,粮食就吃不完;细密的鱼网不放入大塘捕捞,鱼鳖就吃不完;按一定的时令采伐山林,木材就用不完。粮食和鱼鳖吃不完,木材用不完,这就使百姓养家活口、办理丧事没有什么遗憾的了。百姓生养死丧没有什么遗憾,这就是王道的开始。五亩田的宅地,(房前屋后)多种桑树,五十岁的人就能穿上丝帛了。鸡、猪和狗一类家畜不错过它们的繁殖时节,七十岁的人就能吃上肉了。每户拥有一百亩的田地,政府不要用不合时宜的劳役侵夺农时,几口人的家庭就可以不饿肚子了。搞好学校教育,不断向年轻人灌输孝顺父母、敬爱兄长的道理,那么头发花白的老人就不必肩扛头顶着东西赶路了。七十岁的人穿上丝帛,吃上肉,百姓不挨冻受饿,做到这样却不能统一天下的,是绝不会有的。但现在,权贵家的猪狗吃着人吃的粮食,却不知道制止;道路上有饿死的尸体,却不知道开仓赈济;人饿死了,却说‘这不是我的责任,是收成不好’,这跟把人刺死了,却说‘不是我杀的人,是兵器杀的’,又有什么两样呢。大王请您不要怪罪于年成不好,(只要推行仁政)这样天下的百姓就会投奔到您这儿来了。“

 

联系方式
电话:电话:0551-22599871,0551-22898116 传真:0551-22698126
邮箱:秒速时时彩@qq.com
QQ:55985123,154874129
地址:广东省珠海市香江路16号

版权所有:秒速时时彩有限公司 皖ICP备22187106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